永利皇宫官网 1

半夜被梦惊醒,隔壁屋的男人发出粗重的喘息声,我想努力的听到女人的娇声,走近,趴在墙边,可却听到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在这黑夜中尤为响亮,点燃一根烟,我邪恶的笑了。

路灯昏黄,马路空旷。喧嚣了一整天的商城市,夜色惨白……

口述车震激情经历 让人湿的不行的文字细节描述

打开电脑,想找找苍老师交流一下感情,谈谈人生,
谈谈理想。可找到的全是一群小年轻,哎,年轻人毛都没长全就学人家拯救宅男,心情烦躁,关上电脑,披上一件外衣,出去逛逛。

  “首先找出问题,然后分析问题,最后解决问题……”王鼎和一边走着,一边心中默念申论文的写作套路,马上又该省考了,今年一定得考进省直机关。

震友一:

这夜浪荡的可爱,风吹着耳朵,整个身体都轻快了起来。

  突然,“啊”地一声尖叫,惊得王鼎和腿都有些哆嗦了。环顾四周,并无一人,依然是路灯昏黄,马路空旷……

第一次最难忘。

小区外有一家ktv,名叫夜色kty,就怕别人不知道这是个“鸡窝”。我边想着这他妈的警察也不管,然后周围看了看,镇定的走了进去,一个穿着暴露,脸上化着浓妆,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女子看了看我,我心想这这不标准的野鸡头吗?

  “这……这……”本来就胆儿小的王鼎和心中也哆嗦了起来,他刚才从单位出来的时候都已经十一点半了,而且马上就该过清明节了。

刚买车,和女友想寻刺激,两人密谋已久,某周五晚两人洗好澡出去。

她不屑一顾的对我说:“关门了。”

  “啊——”又是一声尖叫,不过这次比上次好听些,也短促些。

她穿了齐逼小黑短裙,我运动装。

你他妈骗谁呀,当然我没说。

  “嗯——嗯——嗯!”更短促、更好听的是前面传来的呻吟声。

开着新车,因为没经验,出发前讨论了很久去哪。

我把宝马车的钥匙晃了晃,这野鸡头脸上的表情马上变了,就像小时候看到人猿变人类的插图一样,只不过这次是倒过来,她满脸堆笑的要把我往里面请,我心想这从玩具店买来的东西还真管用哈,假装大款一样的咳嗽一样,大款为什么都这样呢,我想这是表示:“嗯,我很满意。”

  然后,王鼎和盯着前面十字路口正中间的一辆黑色越野车,不敢动弹了。

结果还是饶了大半个城市,每到一个看着可以的地方,停车一会观察,不行,再找下一个。

屋里的橘黄色的灯光散发淫荡的光,淡淡的轻音乐不知是哪首世界名曲,褪了色的沙发上还有个洞,我坐在那,嗯,大小正好。

  “车震?不可能!见过在十字路口正中间的车震吗?”王鼎和刚想到车震,又立马给否了。

因为第一次,还是有点怕。

一排的姑娘几乎不穿衣服就出来了,我摇了摇头,又一排,我又摇了摇头,又一排,我再摇了摇头,还有一排,我这燥热的心把兜里的二十块钱都攥湿了。

  但是,等走近些了,呻吟声越来越大,而且车确实在不停地晃动。那应该就是车震,现在这人也太不讲究了吧,你哪怕停路边震呢!想到这,他又不由自主地往车旁边走了两步,毕竟现实生活中的车震,这还是他第一次遇见。

终于在河对面,找到一个学校旁的空地,没车,没人,没灯,只有稀疏几只萤火虫。

我假装接了电话出去了,外面的空气真好,在这样的夜里奔跑真好,回头看了看,鸡头正在到处找宝马呢,然后我听到了一声惊天的喊叫声。

  “不对!”王鼎和扭头看见商城市政府宏伟气派的办公楼,立马又确定了这肯定不是车震。这是哪个十字路口啊?这是市政府后门的众望路和正光路交叉口啊!四个路口,至少有八个360度摄像头,真是车震,那还不成现场直播了?

把车倒好,关了大灯,把遮阳布盖到前玻璃,四窗贴的是最黑的膜,外头基本看不见。

真爽,在这样的夜里奔跑。

  可,不是车震,又是什么?“啊——”一个白色塑料袋从王鼎和面前飘过,吓得他差点失声大叫。他可不是被这塑料袋吓着了,而是他想到了,清明节前后,一到夜晚,商城市里的每个十字路口,都有三三两两的人在烧纸,撒阴钞,祭奠亡灵……

我们就这样消失在那寸黑夜里。

跑累了,内心突然有些可惜,哎,为什么没有遇到我前女友呢。或者拒绝我的姑娘也行呀,比如小红,这个极具90年代妓女的名字。

  “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观世音菩萨……”王鼎和立即双手合十,诚心默念观世音菩萨圣号,悄悄滴就要避开黑车,绕过路口,往回逃离。

把空调开到最猛,鞋子一脱,溜到后排,把前排座椅用力调到最前,背靠靠到最前。

转了个弯,前面一个学生装扮的女同学,这大晚上她一个人肯定不安全呀,我还是跟着她吧,一定要安全的把她送回家,她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她跑,我也跑。她狂奔,我也狂奔,她发出了尖叫,她一定是遇到了危险,要不然不能跑的这么快,我一定要好好保护她。

  可是“哗啦”一声,车玻璃突然碎了一块,然后一只带血的大手伸将出来。

卧槽,这空间简直可以玩4P。

真爽,在这样的夜里奔跑。

  “我的个妈呀!”王鼎和脑袋嗡地一下,懵在原地,连跑都忘了,就剩一个劲儿地念“南无观世音菩萨”了。

两人惊喜之余,不忘初心,你来我往,一气呵成。

我追上了她,把她堵住了墙角,捂住了她的嘴,我不能让她发声,这样会把坏人招来的。

  “救——救命!”带血大手没有向王鼎和抓去,而是从车里传出了一名男子的救命声。

是黑夜吞噬了我们,还是我们热闹了黑夜

我悄悄的对她说:“哥哥会好好爱护你的。”

  又“哗啦”一声,车玻璃再碎一块儿,然后是男子哭嚎般的救命声。

震友二:

然后裤子掉了,妈的,这十块钱的裤腰带就是不好,跑跑就坏了。

  “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观世音菩萨……”虽然王鼎和离车还有好几米远呢,但是他已经忘记了逃跑,被吓的只会念观世音菩萨了。

最近发生的,朋友同事,约过,说好的不联系了。

她一定是被坏人吓坏了,惊恐的看着我。

  “嘿!嘿!”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王鼎和念着念着就觉得眼前有强光闪过,然后有人嘿嘿叫他。

一天晚上给我打电话说,喝多了让我送她回家。一开始我是拒绝的,我说我也喝酒了,不送了吧。

然后她突然对我说:“咱们能不能找个宾馆,100快钱一次。”

  “你报的警?”王鼎和强睁开眼,眼前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矮胖的警察,横眉竖目地问道。

她央求说最后一次,抹不开面子,毕竟肉体心灵交流过,于是就送了。回家路上,这姊妹一路摸我大腿,有意无意的碰我丁丁,我想赶紧送她回家,不然失身。

我鄙视的看着她,向地上吐了口口水,心想:妈的,我保护竟然是个妓女。

  “报——报警?没——没有啊!”王鼎和看见警察立即半血复活,如实答道。

走到公园附近,他说下车透气坐坐,我一听就拒绝了。谁知姊妹要拔我车钥匙熄火。后来我就停路边,打开窗户说,就这样坐会,我一会送了你还有事。

我很愤怒地对她说:“20快钱行不行。”

  “那地上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儿?”矮胖警察充满敌意地问。

然后她在车里发骚了,舔我胳膊,还要趴我腿上睡会!!!各种聊骚我,我就忍不住问了,你要怎样才回家。她说要跟我回家。我说不行。

啪…….。“长这么抽象还学人家耍流氓”

  “什么两个人?”王鼎和刚问出口,就看见后车门地上瘫着一个年轻小伙子,一丝未挂,满身是血。车后座上端坐着一女的,职业套裙,面容姣好。

然后~然后她就手伸我裤子里掏出丁丁直接深喉了。

脸上火辣辣的痛,都说这好人难当,原来真是那么回事,为了保护她跑了这么远回报竟然是个耳光。

  “头儿,女的不行了,男的还有点生命体征。”一个带着白手套的警医向这矮胖子汇报。

当时崩溃了,11点多,路上车还很多,车还停路灯下,对面马路上还有警车。。

我蹲在一个大牌子边,点燃了一根烟,回味手上的香味,还是这家店好,竟然是24小时营业,让我这孤独的人在夜色中感到一丝光亮,我看了看牌子,写了一个大大的”性“字,我抬头一看,这家店的名字叫:”橘色成人“。

  “立即封锁现场,男的赶紧送医院,连夜提审这个少年。”矮胖子恶狠狠地剜了王鼎和一眼,大声命令道。

当时感觉备不住明天就上地方新闻啊

一名妇女从中走了出来,拎着一个黑色塑料袋,嘴上带着微笑,还把塑料袋在空中拎个圈,咣当一声。东西掉地上了,我腾的一声从“性”的后面蹿了出来,急忙把着大姐掉出来的东西捡了起来,这东西真大,无意中我按到了按钮,这东西在空气中无力着画着圈。

  “哎——哎——,你是说车里的那个女的已经死了?……”王鼎和话没问完,就被两个高大的警察给带走了,连夜审问。

不行,得换地。

大姐的脸真红,我说:“大姐,你能受的了吗?”

  主审的是一三十多岁的白面警察,做笔录的是一瘦子警察,刚开始王鼎和还不服气,凭什么啊,就把我带到派出所了,还跟审贼似的问这问那。可是,很快,他就扛不住了,开始问啥说啥,至于为什么,大家都懂的。

我就直接问她,是啪啪完才回家么?!她说嗯。我就直接开车去了新建小区那片。然后放倒座椅,脱衣服拿tt直接上了。她已经湿的不要不要啦。。然后各种姿势省略。。

永利皇宫官网 ,我听到了一声愤怒的叫声,我极力往前跑,高举着电动棒,它还在空中画着圈,我觉的自己像一个火炬手,在女人的尖叫中向前。

  “姓名?”

完事穿好衣服俩人点烟坐马路牙子进入圣贤模式,口径一致的说,这样不好,然后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说不应再联系了。。

真爽,在这样夜里奔跑。

  “王鼎和!”

就这样,聊到快两点回家。。。

跑累了,慢慢的走回去,夜晚的知了在嗷嗷叫。

  “这不就对了嘛!民族?”

震友三:

我突然看到了隔壁的他,垂头丧气的走着,可惜了,长的这么帅竟然是….,他看到了我,眼睛里放出了光芒,我急忙护住了胸,嗯?不对,我急忙护住了电动棒。

  “汉!”

记得婚前体检时,医生给个小口杯让去卫生间采精,这你妈的公厕怎么采,熙熙攘攘的,好不容易没人了,刚开始鲁,一个医生进来了,我他妈的真想钻到茅坑里,他妈的哈哈一笑没关系,别紧张。我草!咱俩换换试试

他向我借钱,我把仅有的二十元钱给了他,他进了橘色成人买了一盒TT,走进了夜色ktv,我看见那个“女学生”正在门口等他。

  “年龄?”

又接着弄了好大会,手都累了,就是出不来。老子提裤走人,突然想起媳妇还在车里等呢,于是就去停车场了,到车上,媳妇一看我手里的空杯,开始笑了,我脸一拉,连你也笑话老子,靠!要不你协助一下,我一脸坏笑,她不愿意,说人多,光天化日的!我看了看四周车多人多的!没办法了了,我拉开车门下车一看发现车膜颜色深,看不到车里,我对媳妇说你在车里使劲晃几下,她就晃了几下,我一看没动静,看不出来,就上车了

我回到了家,隔壁的她正在门口抽烟,我陪她抽了一根,女人的烟真香,我们之间没说什么,我看了看她,想了想现在在夜色ktv的他,叹了口气,我把电动棒给了她。

  “24!”

我问她,要不你给我口吧?动静更小,不愿意,我说那你把裤子脱了吧!然后就开始了!完事后,我媳妇说还挺刺激的,爽歪歪,还计划下次找个地方再震一次!至今都没落实计划,这也是我们唯一的车震

当晚我终于听到了她的娇喘声。

  “职业?”

震友四:

后来呢?

  “公务员!”

和初恋大学毕业之后在异地。有次周末去看他,他妈妈也去看他,所以那个周末我们根本没机会啪。饥渴难耐。

后来她就成了我的女朋友。

  “哪单位的?”一听说是公务员,白面警察立即语气缓和了许多。

周日下午他开车送我回家,走高速,我突发奇想邪恶的说想办法车震呗?把他也说兴奋了,一路找了好久。印象中找到收费站过了一小段之后有一片提供休息的空的,稍微观察了下周围旁边就是树丛应该不会有人。我们就急忙溜到后座,亲吻抚摸开始,干柴烈火,他把我上衣扣子解开,我一手摸着他硬起来的东西帮他戴上TT忘情的跨在他腿上,准备女上位~突然眼前晃过一阵红光,我还没反应过来,他急忙一把把我推下去,说有警察!我瞬间傻掉了,急忙用手捂着被揭开的衣服低着头,狼狈不堪,心想完蛋了,不会被警察抓吧果然警察骑着摩托晃着灯朝我们开来(真不知道他们之前藏在哪里)敲车窗,EX捂着裤裆摇下一点,警察蜀黍当时都不敢正眼看我们说不要停在这,附近经常有抢劫然后就走了。

再后来呢?

  “商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我和男友当时都虚了口气,吓死我们了。仔细想想警察蜀黍应该见多了这情况所以一开始就朝我们亮红灯有个准备。

再后来我去见了一次她妈妈,我们就掰了.

  “你是商城中院的?”

男友当时也可能下出魂了,都忘了TT还套着,然后就套了一路。。。我俩一直沉静在惊吓中。

  “是!”王鼎和没好气地道。

想起来笑死,初恋那时候笑称以后一想警察可能会阳痿,好在没有,一切都好,阿弥陀佛。

  “你看看,你看看,王老弟市法院的咋不早说。这不大水冲了龙王庙了吗?小胡,还不赶紧给王老师道歉!”

震友五:

  原来做笔录的瘦子姓胡,听到吩咐后,他并没有来道歉,只是点头示意了下,然后麻利地将王鼎和胳肢窝的两个啤酒瓶给掏了出来,并将反手的死扣给解了。

前天的事情,出差,她住的地方(一个县级市)距离我出差所在的城市还有280公里,提前给她打了电话,告诉她我要去看她。第二天,连续开了300多公里到了她哪儿,碰巧她单位有事要应酬(她在政府上班),晚上八点约了见面,遂开车去她单位门口等她,当时看了一下,环境还不错,绿化做的好,灯光不是很亮,想着要是能在这里和她来一发,那该多爽…正意想着,她出现了,黑色吊带连衣裙,高跟鞋,她上车,我来了句:好久不见,想你了。说完就凑过去,很自然的拥抱,亲吻,她应酬喝了不少酒,在我的狂轰乱炸之下,彼此情绪高涨,一摸湿了,靠,还是丁字裤,遂一边抚摸着掀起裙子,一边放倒座椅,压上去

  后面的问话就和谐了很多,双方互提了一下认识的人,然后立即又亲如一家似的。审问不过是例行公事地收集信息,王鼎和则一一据实回答。

话说越野车的空间,确实够大…
不过还是由于环境问题,都很紧张,因为在她单位门口,所以匆匆了事,不过那种感觉,真的是前所未有的。

  “哎!超哥,我啥时候能走?”王鼎和已经和这个白面警察混熟,并知道了他叫刘士超。

  “你想走现在就能走,不过都两点多了。你看你是在俺们所里凑合睡一夜,还是我这会儿派个车把你送回去?”刘士超的媳妇就是市法院的,这会儿对待王鼎和就如娘家人一般地客气。

  “马……马队!”还没等王鼎和考虑好是留是走呢,桌对面正做笔录的小胡突然站了起来,结结巴巴地看着门外。

  门外怎么了?门外站着那个刚才在现场指挥的矮胖子警察,一脸阴森,一脸麻木,一脸横肉。刘士超看见他后也连忙站了起来,并主动地介绍道:“鼎和是市法院的。”

  马队长没有搭腔,而是死死地盯着王鼎和看,仿佛能凭空看出一套房子似的。

  “马队长,现场目击情况已经汇报过了,现在我能走了吧。”王鼎和十分客气地问道。

  “不能!”矮胖子冷冷地答道。

  “为什么?”王鼎和腾一下,火又来了。

  “因为,因为男的也死了……”

  “而且,而且他还是杜市长的独苗……”

  马队长话没说完,就一屁股瘫在了地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