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导语:有人曾说,探究时装设计师本人穿什么是件很蠢的事情,因为这群能设计出或美,或时髦,或先锋的时装的家伙绝不会穿得像他们的作品。但时装设计师们的穿着确实
有着实际意义的指导作用,实用、简约,不弹眼落睛,也绝不落伍,最重要的是他们爱用的单品是那么的基本款,在每个人的衣橱里都找得到。(文章来源:外滩画报)

所谓“铁打的品牌,流水的人”,时尚品牌特别是一些老牌历经几十年风雨,艺术总监自然不可能从一而终,换将纯属正常。

(LADYMAX.cn资讯)
回首这一年,一直处于时尚圈核心地带的设计师们不仅用他们在T台上的作品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就连他们在过去这一年某些终要时刻说过的话也值得我们去再三回味。这些值得回忆的话有温馨的,小马哥对于他的接替者Nicolas送去最真诚的祝福;有讽刺的,卡尔一直不仅不承认自己说别人胖,还说这对她是有好处的;有自嘲的,女强人贝嫂说自己照镜子也觉得自己像母牛

图片 2时装设计师们的穿着确实有着实际意义的指导作用

最近这两年,不少品牌都在换将。但不正常的是,其中大部分换将之后,无论设计感还是销售业绩都大不如前,艺术和商业双双失血。

卡尔-拉格斐

  墨镜


阿黛尔是另外一个问题,我从来没有说过她胖。我只是说她看起来有点丰满,有点丰满并不等于胖。但对于资质这么好的女孩,如果他可以再减掉8磅,我觉得一定不是坏事。

  哪些设计师在穿?

GIVENCHY

维多利亚-贝克汉姆

  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

这个巴黎老牌时装屋刚刚在2018春夏巴黎时装周上发布了新艺术总监接手后的第一个系列,但似乎业界评论不容乐观。

我个性非常好,每个人都觉得我会变成一头母牛。我非常能理解他们,因为每次我自己照镜子的时候,我也这么想。

  迈克-高仕(Michael Kors)

Givenchy前任总监Riccardo
Tisci为品牌工作了12年,成功地将这个老牌子变成“大牌中的最潮牌,潮牌中的最大牌”,堪称品牌年轻化的典范。

坎耶欧马立韦斯特

  奥尔森姐妹(Mary-Kate Olsen & Ashley Olsen)

Riccardo将非洲部落文化、街头文化、哥特文化以及宗教文化等融入设计中,创造出一种“高品位的酷”,立刻抓住那些已经对文化内涵苍白的潮牌提不起兴趣却又对正经服装敬而远之的年轻人的心。Riccardo几乎推出的每一季主打元素都迅速被市场仿制或仿效,这一点从淘宝上就可以看出。

我认为我即将成为最好的嘻哈设计师,届时我会比沃尔玛超市还要强大。

图片 3喜欢戴墨镜的老佛爷

Givenchy新换的总监Clare
WaightKeller此前执掌Chloe,设计风格与Riccardo截然两样。

维维安-韦斯特伍德

  白衬衫

当人们期待她会为Givenchy带来怎样的仙气时,2018春夏系列却给大家当头一棒。

没有任何东西的成本是合理的,他们都在破坏地球,我们需要重新教育人类,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对地球好的,什么是对地球不好的。

  哪些设计师在穿?

好像黄色与蓝色融为绿色,Riccardo为Givenchy留下的酷感与Clare带来的仙感,融合成了……Saint
Laurent?

汤姆-福特

  Dsquared2兄弟(Dean Caten & Dan Caten)

你能分清哪个是Saint Laurent哪个是新Givenchy吗?

我发誓我不会像很多父母那样,随意把婴儿车停在大厅的公共入口处。但是我们的婴儿车现在就在那。

  Dolce & Gabbana设计二人组(Domenico Dolce & Stefano Gabbana)


阿尔伯-艾尔巴茨

  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

Chloe的艺术总监去了Givenchy,于是LVMH调LV总监NicolasGhesquiere的副手Natacha
Ramsay-Levi入主Chloe。

我喜欢做头等舱,但是我不喜欢坐头等舱里的人,我更喜欢那些坐巴士的人。我喜欢精致的餐厅,但是我比较喜欢吃麦当劳。我喜欢完美,喜欢去追求完美,但不喜欢做到尽善尽美。因为我知道这样很危险,太完美之后就没有什么继续改进的地方。我知道我是一个自我矛盾的人。

  Burberry创意总监克里斯托弗-贝利(Christopher Bailey)

Natacha可谓Nicolas的得力干将,在Nicolas力挽狂澜拯救了老牌时装屋Balenciaga时,她就相伴左右;Nicolas离开巴黎世家后,Natacha也随之辞去设计职务,只为其他品牌提供设计咨询服务;直到Nicolas执掌LV,这位前助手再次被招至麾下,担任设计部门负责人。

马克-雅可布

  吉尔-桑达(Jil Sander)

或许因为跟随Nicolas太久,Natacha受到前者太大的影响。此番为Chloe推出的新系列,可以定义为“LV
by Louis Vuitton”了。

他是一个很有才华的设计师,他的设计将带给大家一个全新的LV。我非常羡慕Nicolas,我也很好奇他将带给我们怎样的作品。我们的审美各不相同,但是事情总是需要变化的。我非常开心能够有一个我尊敬和羡慕的设计师来接替我的位置。

  Celine创意总监菲比-菲罗(Phoebe Philo)

你能分清哪个是LV哪个是新Chloe吗?

拉夫-西蒙

图片 4喜欢穿白衬衫的Dean Caten & Dan Caten


在大街上我看不到Dior女郎,但香奈儿女郎,我不用刻意去看,我就可以感觉到她们的存在。我没有办法辨认Dior女郎,所以我想要我的在作品可以更快速地实现这个目标。

  机车夹克

LANVIN

约翰-加里亚诺

  哪些设计师在穿?

Alber Elbaz堪称Lanvin的大救星。

在早些时候,我非常有创造力和执行力。我喜欢那些寻找灵感的旅程,我喜欢创新,发现新的技术来解决创新带来的挑战。那个时候我不需要酒精,也不需要药丸。但后来一切都变化后,我竟然不敢说不,因为我觉得这样会显得自己很懦弱。越来越成功后我更愿意说是,接受越来越多的工作,最后酿成悲剧。

  Saint Laurent Paris 创意总监艾迪-斯理曼(Hedi Slimane)

他为这个老牌时装屋带来了慵懒感又充满少女气的风格,让以前只有阿€€才喜欢的牌子迅速成为个性少女的最爱,他为H&M设计的系列更是一上市就被一抢而空。

  川久保玲(Rei Kawakubo)

不过小胖最终还是因为与王效兰分歧益大,在2015年末离开了相守14年的品牌。

  Balmain创意总监奥利弗-鲁斯汀(Olivier Rousteing)

由于他离开前不久,Raf Simons才离开Dior,于是坊间疯传小胖将接手Dior。

图片 5喜欢穿机车夹克的Hedi Slimane

当然,现在大家都知道接手Dior的不是小胖,而接手Lanvin的则是Bouchra
Jarrar。

  框架眼镜

Bouchra曾在Nicolas执掌时的Balenciaga供职10年,而后又在现已倒闭的传奇仙牌Christian
Lacroix工作。

  哪些设计师在穿?

她与Lanvin的合作开始于2016秋冬系列,至今已经历了完整的一年四个系列。

  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

Bouchra的设计风格明显不同于小胖,她让少女化的Lanvin年龄回升到青年或更大,熟女范的风格似乎不如曾经受欢迎,毕竟优秀的同类型同风格品牌太多,Lanvin重归平庸。

  Viktor & Rolf 设计二人组(Viktor Horsting & Rolf Snoeren)


图片 6戴眼镜的Yves-Saint-Laurent

说品牌换将怎能避开Dior,而说到Dior换将,po主很想从咖喱叔离开说起。

  黑色套头衫

对于po主来说,Dior炒掉咖喱叔,换为Raf
Simons,就已经是艺术上的失血,不过商业上却迎来一波销售高潮。

  哪些设计师在穿?

毕竟顺应了品牌以及时尚日益年轻化的趋势,Dior从中年成功女性成为奋斗女青年。

  Dior创意总监拉夫-西蒙斯(Raf Simons)

而Raf离开后,万众瞩目的Dior艺术总监宝座迎来的却是让大家跌破眼镜的Valentino前总监之一Maria
Grazia Chiuri。

  Louis Vuitton创意总监尼古拉斯-盖斯奇埃尔(Nicolas Ghesquiere)

这回Dior又从女青年变成了少女。

  川久保玲(Rei Kawakubo)

按说少男少女的钱最好赚,但Dior似乎越来越不diao了?

  吉尔-桑达(Jil Sander)

正如po主在看了她的第一个Dior系列后在网上首发的感慨所言:

  克里斯托弗-凯恩(Christopher Kane)

“有人说dior变成了valentino,我是万万不能同意的。这哪里是Valentino,明明是Red
Valentino好吗!”

  薇洛妮克-布兰奎诺(Veronique Branquinho)

要知道,Maria在执掌Valentino之前,是先执掌的副牌Red Valentino。

图片 7喜欢穿黑色套头衫的Raf Simons

你能分清哪个是Red Valentino哪个是新Dior吗?

1
2
下一页

虽然越来越多的人对Maria改造Dior大计划表示谴责,但市场再次打了我们这些说闲话者的脸,Dior销售额又迎来一波高峰。

本文导航

  • 时装设计师怎么穿
    12件“内行人的基本款”
  • 12件“时尚内行人基本款”

VALENTINO

由于Maria的离开,曾经的Valentino总监二人转现在成了Pierpaolo
Piccioli的单口相声。总监的变动让Valentino的风格也发生了变化。

二人转时期,Maria和Pierpaolo分工合作,一个负责廓形,一个负责装饰,男女搭配干活不累,Valentino在他俩手里,轮廓简洁流畅、装饰华美高贵。

单口相声时期,失去了Maria的巧手装点,Valentino更多的以素色示人,或者是这种不知所云的图案。

甚至缺少了Maria的克制,Pierpaolo更加放飞自我,男装炒Burberry带来的复古运动风的冷饭,女装更是从古典风格一跃到解构主义。

你看得出这是Valentino吗?


BURBERRY

Burebrry最近爆出了总监离职的消息。

每年大家都以为Christopher
Bailey会离开B家,却年年落空,终于在2017年,Christopher正式告别服务了17年的东家。

又是一个长相厮守、创造众多经典系列的合作典范走到尽头的悲情故事。

而目前热传的接手人是Celien前任Phoebe Philo。


从之前说到的那些换将失血事件来看,po主对Phoebe并不乐观。

无论是Givenchy、Lanvin还是Dior、Burberry,都是从长期“执政”的男性设计师换成了女性设计师。

男性设计师由于缺乏对女性身体的感同身受,设计女装时更多地从设计本身或者艺术出发,女性虽说是他们的缪斯,但在实际操作中,更像是他们手中任其装扮的娃娃。在视觉效果上,男性设计师更能获得成功。

而女性设计师往往从女性本身的穿感出发,强调可穿性,但可穿性或者说女性穿起来才感觉舒服的设计往往却并不夺目,Prada女士的设计就很能说明问题。同时,女性设计师更乐于设计日装,不像男性设计师那样热衷晚装,而日装明显不如晚装更具仪式感和装饰度,也就相对容易失去关注。

男换女,由于男性总监长期营造的品牌形象太过深入人性,女性总监在视觉效果上的弱势和在风格上的不够突出,很容易引起品牌拥趸的直观落差,从而招至差评。

时装设计是一个造梦的行业,即使是女性消费者,也往往更愿意追求外观的震撼,而宁愿忍受或多或少的肉体折磨。所以这是一个由男同志主导的行业,直男生存不易,女性设计师同样处于弱势。

Maria在Dior设计中发出的女权呐喊,恐怕并非哗众取宠,而真的来自内心感受吧。

相关文章